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兰亭奖得主柴新胜

中国书法艺术界最高荣誉兰亭奖获得者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柴新胜,中国书法兰亭奖获得者,中国书协会员,河南省书协学术委员会委员,洛阳市书画院院长。曾任第二炮兵某部政委(上校)等职。原籍河北永年。书画作品、专著多次在全国、国际展赛、评选等活动中入展、获奖,不少作品被国内外政要珍藏,多次应邀到日本等国进行艺术交流、讲学,长篇学术专著《洛阳与中国书法》获中国书法兰亭奖编辑出版奖,传记录入多部典籍。 《中央电视台》、《凤凰卫视》、《人民日报》、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解放军报》和《书法》、《书法导报》等国家级专业性刊物对其作了报道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柴新胜接受中央电视台九套栏目专访内容  

2012-04-10 07:34:10|  分类: 艺术活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魏碑书法的历史成因和意义

柴新胜

魏碑书法作为中国书法艺术的独特书体,被公认为是多种书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。魏碑书法的意义在于,无论是在其产生时期还是清代乃至当今,在书法艺术的发展中无疑是兴奋剂和助推剂。当明清中国书法艺术低迷时,它刺激了人们的感官,唤醒了人们的茫然,点燃了书法前进的曙光;在当代,书家们无论是笃信和热衷于何种书体,创作中常常自觉不自觉的将魏碑元素,融入到自己创作的作品之中,从而使各种书体的书法作品,在多姿多彩中蕴涵了刚健,厚重,极具视觉冲击效果的、反映出大一统中国气派的艺术张力。

一、魏碑书法的成因。

魏碑书法是中国书法发展到一个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,它的创成和兴盛,是当时思想文化、社会崇尚、历史环境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。概括起来,主要有五个原因:

1、思想文化的变革影响,认可了魏碑书体。

北魏政权建立之后,思想文化的影响变革主要有两大因素。一是西晋玄学对北魏书法的影响。中国经过三国战乱之后,西晋相对稳定的社会环境,并未使文人士大夫对政治抱以信心,他们以崇尚玄学的思想逃避现实,在虚无思想中寻求生存之道,在贬弃儒家信念中追求自身价值的体现。反映在文化艺术上,则是不拘前规的自由、率真、舒放,陆机的《平复帖》等,便是如此;太学的《辟雍碑》等,魏碑笔法已经显现。这样的思想文化书风,影响到了北魏;二是北魏佛学的兴盛对书法的影响。北魏政权建立之后,人们有了一个相对安定的,从战乱困苦中走出来的人们,将未来的幸福寄托在对佛的笃信上。佛的至高无上,使所有面对佛祖书写祈福消灾、寄托美好愿望的造像题记时,不得不融入面对庙堂的敬畏,这时的书体需要端庄、严肃。综上思想文化的碰撞,认可、接受了碰撞中产生的书体——魏碑。

    2、民族融合的优势互补,铸就了魏碑书体。

公元四三九年,北魏政权建立。四九三年,孝文帝将都城从平成迁到洛阳,自此,开始加快了汉化的进程。改汉姓,说汉话,穿汉服,自称洛阳人,全方位推进民族融合。去年八月,我专程去拜谒了鲜卑族的发源地,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境内的嘎仙洞和呼和浩特郊南的盛乐,鲜卑族就是自发源地嘎仙洞南下征战,先后在盛乐、平成建都,直到洛阳,行程近四千公里,一个居住遥远边塞、无自己文化记录和历史记载的少数民族,能在中国历史上留下辉煌,何以了得?鲜卑族之所以能取得政权并加以巩固,支撑点在于这个民族的彪悍气概和博大胸怀。这样的精神气质和中原中庸思想的自觉融合,铸就出来的书法艺术只有魏碑。

3、人性本真的表露释放,选择了魏碑书体。

书法在北魏之前,其艺术主要通过达官贵族、文人士大夫的书写来表现,书法艺术是上层社会的专利。到了北魏,书法走向普及,日渐平民化。处在这一时期的人们,不再是被战争蹂躏的牺牲品,在信佛、拜佛、事佛中有了与贵族同等的政治权利,他们的人格得到尊重,个性得以张扬,人性的本真可以充分在书法中表露释放,魏碑的自由洒脱,刚健率真,正是那个时期人性本真的艺术写照。

4、石料载体的广泛应用,助推了魏碑书体。

曹魏、西晋时期,薄葬禁碑断绝了书法普及的载体之路,只有文人才有条件借助纸本“玩玩”书法,作为艺术,不可能在广泛参与形成的共振中绽放出光芒。北魏政权的佛教崇尚,打开、疏通了书法载体的大门,人们可以利用造像题记、墓志铭文、摩崖碑刻的多种形式,尽情抒发自己的真情,使得魏碑书法,在社会广泛参与中实现变革,走向辉煌。

5、社会审美的公众取向,包容了魏碑书体。

魏碑产生之前和魏碑产生之后的相当时期内,书法艺术的审美价值取向是由帝王贵族的爱好为定式,皇家对书法艺术的审美,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书法艺术的趋向。北魏则不同,北魏平民化的大众书法,不仅要接受达官贵族的检验,同时又要接受人民大众的检验。此时的达官贵族,已是由包容、亲和的鲜卑族豪杰和中原贤哲组成;大众则是释放了本真的平民。特殊历史背景下的审美人群,不约而同地包容了魏碑,使这一书体在这一特定的历史时期,获得了强大的生命力。

并且,影响着当今的审美取向。

二、魏碑书法的遗存和艺术价值。

在洛阳,魏碑书法的遗迹存量十分丰富,其数量之巨、品类之多、书法艺术成就之高举世无双。

北魏造像题记最著名的要数龙门石窟。据记载,一八八零年,洛阳知县曾炳章督工统计,洛阳龙门石窟造像题记三千六百八十品,北魏时期的题记约占三分之二。当时造像题记遍及洛阳,主要的还有石窟寺造像题记,水泉石窟造像题记、西沃石窟造像题记、虎头寺石窟造像题记、石佛寺石窟造像题记、吕寨石窟造像题记,谢家庄石窟造像题记、万佛山石窟造像题记等。

北魏墓志书法遗迹在洛阳同样数量居多。历年来,洛阳出土的魏志无精确统计,但是肯定要以千计。其中,不乏精品之作。

除上述之外,还有碑刻、摩崖等。

魏碑书法的艺术价值,最具概括的莫过于康有为在《广艺舟双楫》中赞誉魏碑的“十美”。其曰:“古今之中,唯南碑与魏为可宗。可宗为何?曰有十美:一曰魄力雄强,二曰气象浑穆,三曰笔法跳越,四曰点画峻厚,五曰意态奇逸,六曰精神飞动,七曰兴趣酣足,八曰骨法洞达,九曰结构天成,十曰血肉丰美,是十美者,唯魏碑南碑有之。”

魏碑的代表之作为《龙门二十品》(略)。

三、魏碑书法的历史沉浮和现实意义。

魏碑书法盛极之后,随着唐代帝王崇尚二王书风的兴起和尚法审美的崇尚,魏碑沉积在历史的长河历经千年。明、清科举制度的推举,将书法带进千人一面的“黑、光、亮”的“台阁体”、“馆阁体”时代,书法艺术的发展走进低谷。     

清朝前期,金石文字学兴起,南北朝碑刻大量出土;在书法方面,人们也开始反思“馆阁体”的弊端,寻找书法振兴之路。到了嘉庆、道光年间,魏碑书法开始受到书法家和书法理论家的重视,阮元,包世臣,康有为等著书立说,力挺魏碑。阮元写了《北碑南贴论》和《南北书派论》,首倡“碑学”,包世臣著有《艺舟双楫》,康有为写了长篇书论《广艺舟双楫》,一反宋代以来对淳化阁帖的推崇,提出“尊碑抑贴”的观点,书法日渐找回了正确的定位,迎来了重振雄风的希望。

当今,魏碑成了很多书家走向成功的重要选择和借鉴。魏碑书法艺术,在契合时代精神的发展中越来越彰显出强大的生命力。

 

 

2012年4月8日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2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